风浓

走的路太远,每根弦都沧桑

《羽皇陛下可不是小气的人》

《庭君少主可是聪明人》的后续。
对陛下好一点,陛下的温柔要用心去感受。
放飞系列。


太难了,这真是太难了,
比让人羽两族真正心无芥蒂和平共处还难。和平共处还指不定真的有一天就实现了呢?但是这个就太难了。真心的。
羽皇陛下的心思太难猜了。

要说羽还真这个人,从小家道中落,受过的白眼欺凌也不少,要不是因为母亲和心里那股不愿服输的劲儿,他能不能坚持到现在还不一定。
在尘土里摸爬滚打长到这么大,进了星辰阁,若说那察言观色揣摩人心的功夫,他多少也有一点,但是又有什么用。
好多事他明白,却不想做。
他不肯接风天逸递过来的鞭子,想救出无辜的易茯苓,被逐出星辰阁的时候又拒绝了她的帮助,给风天逸做了假的武器。
其实每件事他都有另一种选择,说不定另一种选择的结果会更好,但他知道自己做不出来,他的心也不允许。
不过风天逸那深沉的心思,跟别人还不一样。要拐上那么九曲十八道弯,就算寻到一点边际,又像是雾里看花一样,真假难辨。说不定还有个无形的陷阱张着大嘴在等着你。
羽还真啊,道行差的太远。
但羽还真心里也不觉得有什么,谁让他这人活的简单呢,无论好坏,你来便是。
不过说到底,羽还真私下里觉得,羽皇陛下也没多么坏。
别人觉得他坏,是因为别人看不透,是因为他不在乎,堂堂羽族帝皇,为何要在意别人的想法,他不解释,也不屑。
而且羽皇陛下待他与待别人,多少是有点不同的。
不怕不怕,要淡定。
羽还真在心里给自己顺毛。
但是事情哪有那么简单。
事实证明,羽皇陛下的心思,不要轻易猜测。

不久前,风天逸刚刚找回羽还真,并无视了清风院的存在直接带人回了风陵渡。
羽还真心里忐忑。都怪气氛太诡异。
他十分费劲的偷瞄着风天逸,大气不敢喘,也不太敢动,紧张的咽了咽口水。
唉,羽皇陛下就是羽皇陛下,不管哪个角度看都好好看啊。
不对啊羽还真,清醒一点!这是你偷瞄羽皇陛下的目的么?
想想你自己干的好事,你私自偷溜出清风院,还被羽皇陛下在人族太子那里抓到,仔细回忆回忆他们两个人在星辰阁的相处模式,你完了羽还真,你要被当成个叛徒了!
好吧好吧羽还真,冷静,你需要冷静。想想母亲,想想清风院里还没做完的机关,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
现在呢,最好安安静静的,把自己当成空气,或者一动不动的做个室内陈设,来,深呼吸。
很好,你做的很好,现在很安静,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不要怕。
艰难的做完思想工作之后,羽还真鼓起勇气悄悄地抬头看了一眼风天逸,正好对上风天逸的视线。
“……”
“……”
不不不怕个毛啊!掌握之中个屁啊!要死了要死了,脚也好疼啊嘤嘤嘤。
人生无望。

从白庭君那出来的时候,风天逸就想着回去怎么收拾羽还真,怎样让他主动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还有他必须接受的一些酱酱酿酿的惩罚。
上了马车,风天逸还在心里盘算应该如何如何,毕竟火气太大了,还不能现在说,啊,羽皇陛下好气,还好委屈。
混账东西,敢给本皇气受,回去你给我等着!
他压着火,闭着眼,决定不说话。
那羽还真自然也不敢说话的,小动作却是不少,奚奚索索的,羽皇陛下表示有点烦躁,偷偷把眼睛睁开了个缝儿。
羽还真耷拉着脑袋,眉心拧出了一个川,眼珠儿还时不时的左晃右晃,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反正整个人往那一坐,又委屈又可怜,倒像是自己欺负了他一样。
风天逸默不作声的观察着,发现羽还真稍稍抬起了头看向自己。一开始还不太敢,眼光接触到一点又缩回去了。
他好像没发现自己是装的,迟钝。羽皇陛下在心里悄悄记上了一笔。
瞄多了,羽还真确定了风天逸不会发现,才敢明目张胆的看,看着看着就开始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傻愣愣的。过了一会儿又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慌慌张张的低下头。
羽皇陛下看着那张脸,心里有点痒痒。
风天逸长这么大,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扑过来绕过去的,朝迎夕辞,簇拥环绕他的人实在太多。
就因为他是皇帝,别人可以图的,实在太多。也因为他是皇帝,别人图归图,没人敢太过,守着王权的线,一步也不踏越,都聪明的紧。
如果他今天不在这个位子上,他身边的人又有多少,他自己心里清楚。
羽还真是个特别的人。他知道自己是谁,他怕自己,他还敢顶撞自己。
风天逸也不知道羽还真这样,算是活的不明白还是活的太明白,也或许是自己想得太多太复杂,羽还真就是纯粹单纯而已。
这么想着,然后他就睁开了眼睛,正好迎上了羽还真的目光。
“……”
“……”
看着羽还真突然就红了的脸和羞愧欲死的表情,风天逸发现自己没有那么生气了。
羽皇陛下可不是小气的人。

鉴于羽皇陛下的心情有所好转,下车的时候,他贴心的考虑到羽还真受了伤的脚,十分有风度的把人抱了下去。
虽然羽皇陛下并没有询问当事人有没有这个需求,也并没有征得当事人的同意。
而一直亲眼目睹了全过程的下属们表示,羽皇陛下任性也不是一两天了,总之领导开心就好,我们的眼睛不要紧。
至于羽还真本人,已经思考不能。这太超过了,他选择当场死机。

等羽还真回过神来,大脑终于能正常运转了之后,他已经坐在床上了,还是坐在羽皇陛下的床上。
这这这这怎么可以!这这这这是大不敬啊!
羽还真简直要晕过去咯。虽然不太确定是被吓的还是开心的。
风天逸倒没觉得有什么,他向来都这么直接。
他可不像白庭君,什么狗屁的君子作风。你看他喜欢易茯苓那么久,瞎子都看得出来易茯苓也喜欢他,两情相悦还搞什么哥哥妹妹那一套。风天逸转念又一想,说不定白庭君就好那口,就爱听喜欢的人叫他哥哥,噫。
鄙夷了一番白庭君之后,风天逸还不忘羽还真脚上的伤,正准备看看伤到什么程度。
他刚一动,羽还真那边就嚎上了。
“陛陛陛陛下!你听我解释!我跟人族太子没有任何关系我是清白的我没有通敌!我也不是要私自逃跑我以后还想看《渊海天工》我不是叛徒啊!我只是想出去收集个东西那东西好采的紧我是打算去去就回的!陛下饶命啊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啊啊啊!”
风天逸听着羽还真语无伦次噼里啪啦的一顿解释,特别想笑,非常想笑,就是想笑。羽皇陛下开心,羽皇陛下不说。
“特别好采?特别好采还扭伤了自己的脚?”风天逸问着,然后捞起了羽还真的大腿,把他的脚放在自己的腿上,脱他的鞋袜。
羽还真嘴里嚷嚷着这怎么使得啊陛下一边挣扎着想把自己的腿拿下来。
风天逸瞪了他一眼,“别动。”
羽还真就闭上了嘴巴一动也不动。
真听话。
风天逸看着羽还真肿起来的脚,吩咐下人打了一盆冷水拧了一方毛巾,接过来之后放在羽还真的脚上,轻轻地在血肿处做着按压。
“陛陛陛下……”
“恩?”
“我我我、这我怎么受得起。”
风天逸没说话,好像特别认真的做着手上的事。
“陛下……”
诶这声音怎么不太对啊风天逸赶紧抬起头,就看见羽还真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怎么了,我又欺负你了?”
“没有没有。”羽还真吸溜了一下鼻子,说,“以前我受伤了,只有我母亲才会这样对我。”
哼,羽皇陛下心里得意的想,本皇的好处多着呢,你可得都给我一一记住了。
“陛下,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偷跑了。”
风天逸装模作样的点了点头,一脸风轻云淡的不屑,“知道就好。”
羽还真笑了,他就说嘛,陛下人不坏,好的很嘞。
简直皆大欢喜,这边开心那边气儿也顺了,羽还真越想越美。
“对了陛下,我觉得庭君哥哥人挺好的,怪不得茯苓姐姐那么喜欢他,他们两个真是郎才女貌!”
风天逸手上的动作一顿。
什、什么?!庭、庭、庭、庭君什么?你刚刚不是还说你们两个清白么!你给我再说一遍?!!

克制克制陛下一定要克制自己啊,你可不是那么小气的人,注意风度。



不负责任的羽皇陛下心情小剧场:

WTF?!!茯苓姐姐也就算了?庭君哥哥是怎么回事?!谁准你这么叫的?
好气啊老子都没这个待遇,一直陛下陛下的,听着就不亲近好嘛?
不行,这样不行,以后叫我天逸哥哥。
不,不对,这么叫我也吃亏。
还是叫夫君哥哥吧。
恩,这个好。













评论(24)

热度(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