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浓

走的路太远,每根弦都沧桑

《故事而已》

与正剧无关的一个始乱终弃(x)的故事。


羽皇陛下小的时候并不像其他皇子一样,一直住在南羽都精致又恢宏的宫殿里。
他和别人不一样,他知道的,所以父皇不喜欢他,不让他住在宫殿里,而是把他塞到南羽都周边的一座小城里,陪着他的只有以前伺候母亲的几个家仆。
后来先皇崩逝,帝王子嗣同室操戈手足相残,各路诸侯蠢蠢欲动虎视眈眈。时局动荡,大厦将倾。
不久,来自南羽都的疾蹄踏碎了小城的沉寂,扬起的飞沙乱了行路之人的眼。他们在浮尘中看到不速之客停在了那户门前,又马上转身回归了原来的轨迹上,做着手中的事,唱着嘴里的曲儿。
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咯,不过,与他们无关罢了。


羽皇登基,如天降之人,纪年改元,大赦天下,万象一新。
百姓诵其如天降之人,雷霆手段菩萨心肠。而这背后的流血几千里,就无几人可知了。
而等羽皇真正的坐稳龙椅,丰满羽翼,排除异己,已经七年过去了。

风天逸在黑暗之中听到了丝竹之声,若有若无,撩拨着心弦。
这曲子他熟悉得很,几乎是听着高墙之外飘进来的咿咿呀呀长大的。
他坐在大殿之中,脸色阴沉。
大多数时候,他是不会去回忆以前的那些日子的。记忆中的那座大宅在小城里显得格格不入,他也格格不入,别人躲着他,怕着他,无视他。就像是另一个皇宫。
但如果说,他这一生中有什么值得去回忆的,那大概也就数这段时光了。
没有那么多的算计,没有那么多的担惊受怕瞻前顾后。
然后他看到有人从黑暗之中走了出来,脸也隐藏在黑暗里。


第二天一早,羽皇陛下便下了一道密令。
小城的宁静又被打破了,街上的人们看到从远处疾驰而来的几匹黑马,纷纷躲进了自家的房内,紧闭门扉,连以往爱趴在门缝看热闹的眼珠也都藏了起来。
那几个黑衣人来了又走,没人知道他们干了什么,那是个秘密。




之后真真就上线啦!
羽皇陛下玩了七年的放置play,在一个孤独寂寞的夜晚,想起了他以前软软嫩嫩一掐就出水一操满眼泪的可爱床伴(x)。
把人找回来之后又是各种play,真真心里苦啊,一方面是被人忘记了七年(真真是这么以为的)还要被找回来继续挨操,一方面是被人忘了七年他心里还有人家,难过。
后面的乱七八糟的,有机会在写出来吧。




故事永远也讲不完。

他是你年少时滴入心中的一点墨,纸上成画,水中浑浊。



评论(6)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