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浓

走的路太远,每根弦都沧桑

《想要一个慢慢来的爱情,好难》

大人们的恋爱,大概。
ooc总会有的。




羽还真盯着眼前紧闭的门扉,他觉得呼吸有一些困难,或许他该转身回去,好好的睡一觉,忘记今天做出的这个举动,不要去回想原因,反正后果,他也绝对承担不起。

不管结果是好的还是坏的,他都承担不起。更何况有个好结果的几率,几乎为零。



需要选择的总是他,羽还真沮丧的想着。



“有的选可是一件好事。”风天逸拍了拍他的脸,手指复又流连了一会,看着他笑的得意,“至少我还给了你选择,记住今天你自己说过的话。”

记住今天自己说过的话。羽还真闭着眼在心里默念了一遍,睁开眼之后看到风天逸那张一点也不低调的脸在自己面前笑的放肆又好看。

哦对,还有风天逸的手指在自己脸上留下的温热。

羽还真觉得自己要完蛋。



“只要陛下肯答应,我什么都愿意为陛下做。”



若是能回到那个下午,羽还真绝对要给跪在风天逸脚下的自己,狠狠的来上一脚。

让你说话这么暧昧。

最后羽还真决定无视这个羽皇陛下给出的“选择”,他觉得这是另一种程度上的,没得选择。

但他不能无视自己心中真实的想法,他知道自己隐藏了什么,掩盖了什么。没关系,羽还真安慰自己,只有他自己知道而已。

他有了不该有的欲望,他不想引火上身。走错任何一步都不行。



风天逸对羽还真做出的选择也并有任何表示,没有显露哪怕出一点点的惋惜或者别的什么。

他只是一时兴起,羽还真对自己说,幸好你做出了正确的决定。

然而羽还真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尝自己心里冒出的那一点点不知缘由的涩味,就被逐出了星辰阁。

好样的,他不仅没进成菁英会,现在连星辰阁都容不下他了。

这下好了,他该怎么实施自己的复兴大计呢。

还敢再悲剧一点么?



还真敢。

他莫名其妙的被一伙不知来路的黑衣人装进了麻袋。有没有搞错,劫财?他看上去像是有钱的人么。劫色?他自己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哪会有人这么无聊。

就在他被装进麻袋里快要吐出来的时候,颠簸感终于消失了,他被推搡着关进了一个木屋里。

他小心翼翼的四处环顾了一下。

这哪里是木屋,这简直就是天堂。



好吃好喝好待遇的住了几日,他觉的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他简直爱死这里了。

羽还真想,自己应该给这木屋的主人道声谢。

于是他趁着来人送饭的时候,请求送饭的大哥带他去见此间的主人。



还是那句话,若是能回到那个时候,羽还真想要揣上自己一脚,这回还得再多加两个巴掌。



他穿过那又黑又窄的长长暗道的时候,真的是满心欢喜。

然后羽还真就看到风天逸站在木梯上,又是那种胸有成竹洋洋得意的笑。羽还真突然觉得阳光有点刺眼。

“怎么了,不是说好了亲自感谢我的吗?”

事情的发展,总是超过他的掌控。羽还真很郁闷,他觉得自己被耍的不是一般的惨。

但他又在窃喜。他也不知道自己窃喜个什么劲儿,有什么可高兴的,他把这种窃喜快速的转化成气愤,做自己的依靠。

直到他看到了《渊海天工》。

这简直就是犯规,风天逸知道怎么拿捏他的短处他的喜好,然后去左右他的情绪他的去留。

一天一页,羽还真真是被折腾的没脾气。

他伸手想接过那页《渊海天工》,却被风天逸虚晃了一下。

羽还真带着疑问看向风天逸,风天逸却又笑了。



风天逸是不是总这么笑?总对别人这么笑?随时随地勾引别人?

羽还真想生气又生不起来气,他知道大部分让他纠结的问题都源于他自己,他没有忍受住诱惑,这都是他应得的煎熬。

“那个选择,依然有效,随时生效。”

风天逸特意凑近了他,羽还真感觉他的呼吸扰乱了自己,它们缠绕着他,让他脸红心跳。

好烦躁。



羽还真还是没能逃离那扇门,但他仍羞于承认自己的欲望,他傻愣愣的站在门口。晚风袭人,他就像感觉不到。

最后还是风天逸自己打开的门,他直接把惊慌失措的羽还真抱回了屋扔到了床上。

风天逸想,他给羽还真的准备时间够久的了。

而羽还真还处在十分混乱的状态,他不知道是该因为被发现而羞耻还是该因为不用他内心再纠结下去而暗喜。

他傻愣愣的看着风天逸脱光他的衣服,亲吻着他的脸颊颈侧和腰际。每一下来自风天逸的触摸都让他颤抖不已。

他的双手攀上了风天逸的肩膀,他的思想变的浑浊,脑海里满是耀眼缤纷的火花。他尝试着让自己冷静,却总是失败于风天逸的亲吻与逗弄。

“你应该学会坦诚,像我一样。”

风天逸的眼睛就在他的眼前,像汪洋大海,像璀璨星辰。

铺天盖地的快感淹没他的胸口,让他无法正视自己。

羽还真加重了手下的力道,他越过风天逸可以腻死人的双眼,看向了悬在他上空的床幔,放弃了他满脑子——关于他想叫停并且提议来一个循序渐进从牵手开始发展——的思考。



日。风天逸实在太大太热,太……太舒服了。



羽还真挣扎着睁开了双眼,腰部酸软的要命,他扯了扯被子蒙住了自己的双眼。没办法,中午的阳光实在太讨厌了。

而现在,他需要睡眠。

风天逸侧着身子用手臂支撑着头,把羽还真往怀里搂了搂,顺便吻了吻他的头顶,把偏了位置的帘幔扯了扯,阳光被拦在了外面。

羽还真舒服的往身边散发着热源的胸膛凑了凑,蹭了两下,睡了过去。



光与微尘,风与湿咸,血液与炙热,呼吸之间带动着热浪旋转。这感觉从未如此鲜明。他还活着。还不错。

评论(3)

热度(90)